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意丑骥的博客

太原王氏三槐堂西沙皋桥支文中子43世 一个耄耋老人的生活轨迹和爱好

 
 
 

日志

 
 
 
 

第一次在军中度过“八一”建军节  

2011-07-05 15:52:39|  分类: 军营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年前的7月15日是我参加军干校的喜日。当天上午在上海格子中学集中,饭后列队站在高栏军用敞篷车上驶向上海北站,在千万人群的欢送下乘专列离开上海。我们一车厢的学生在南京下车,过江后在浦口过夜,第二天再站在烧木炭的民用带蓬卡车到六合驻地。部队长和连排长都是台湾人,班长从学员中产生。我们分散住在地主老财田园的茅草房里;班组活动在田园的葡萄架下;吃饭是分菜制,值日员从伙房端来一脸盆菜,平分到每个学员的搪瓷碗里,主食有当地的长条烧饼或米食等,就餐时各自寻找空地,有的站着吃,更多的是蹲在菜盆边上扒着米饭。

7月31日晚,六合体育场举行军民联欢晚会,这就是我参干后的第一次过建军节。由于是新兵部队,伙食并无节余,也没有养猪,无法改善伙食,只能以练唱歌迎八一。我们上海兵会唱的歌曲比较多,有“共青团员之歌”、“团结就是力量”、“解放军进行曲”等,音色也较好,但气质不如老兵中队和来自苏北的新兵。晚会即将结束前,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会场骚动,虽我们没有带雨布(当时没有雨披,只发包在背包外面的一块四方形雨布),但部队的方阵纹丝不变,依然挺胸坐在自己携带的小板凳上等候口令。待老乡全部退场后,我们才踏着积水跑步回到营地。这使我深切地体会到军队的铁的纪律,尽管参军才半个月,素质就有了明显的提高。

回到宿舍后衣服已全部湿透,只得换上剩下的最后一套苏式套头三粒扣战士军装。胸章、腰带也都淋透,只得用干布吸干后缝在新军装上。晚上暴雨不停,茅草顶大面积漏雨,只得各自在蚊帐上放上搪瓷碗、漱口杯和一切可以剩水的瓶罐,有的还放上了洗脸盆接水。好在年轻人容易入睡,立即进入梦乡,在宿舍一片狼藉的水景中迎来了第二十四个建军节。

为纪念我在部队中所度过的第一个建军节,特传上二幅照片,其中有一幅是与区队长叶邦基等的合影。叶邦基区队长于1951年10月到福建龙岩任职,即中止联系;班长朱大德既是学长,又是领导,苦于无照片可提供,1951年9月我们从六合入驻南京游府西街游府新村后就失去了联络。若有好心人知道他们的下落,请转告,不胜感激。

 

第一次在军中度过“八一”建军节 - 随意丑骥 - 随意丑骥的博客

 

第一次在军中度过“八一”建军节 - 随意丑骥 - 随意丑骥的博客

左为指导员右为叶邦基

 

后记:自博文发表后,幸博友 jesse0707关注,主动告诉了叶邦基的后续信息:

南京一别,随着军队体制的变化,他离开了军邮局,出任龙岩人武部部长;转业后任龙岩市台联会长。1956年结婚,育有一女三子,长子随其左右,二儿子在厦门工作,女儿和三子留守龙岩。1986年离休,为实现他“叶落归根”的愿望,终于在内地工作了50年后携长子回台湾花莲定居。2011年7月26日20点48分在台湾花莲故居病逝,享年83岁。

在此感谢网络为我们搭建了相互联系的平台,也帮我圆了60多年的思念梦;当然也得感谢jesse0707博友,是他主动提供了叶邦基的后续信息。今年是龙年,叶邦基生前属龙,是一条畅游四海的蛟龙,一个台湾人,为了祖国的新生而贡献了他毕生的精力,值得引以为豪。我们要学习他的高尚品德,做一个真正的革命军人。

安息吧,叶邦基区队长,我们将永远想念您!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