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意丑骥的博客

太原王氏三槐堂西沙皋桥支文中子43世 一个耄耋老人的生活轨迹和爱好

 
 
 

日志

 
 
 
 

1963年上饶击落U-2高空侦察机纪实  

2013-03-09 12:09:26|  分类: 军营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4年10月16日,我国西部新疆罗布泊上空,成功地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这个耀眼的瞬间立即震撼了全世界。在原子弹爆炸之前,美国利用台湾的U-2机入侵西北地区侦察,因此在空中开展了敌我之间的侦察与反侦察、干扰与反干扰的斗争。U-2入侵前,航图上都标明我军导弹的部署地点和有效射击半径;一旦误入我导弹发射阵地,捕获制导雷达开机信息后留有充裕的机动时间,不仅可以对雷达实施干扰,更可以摆脱导弹的跟踪,因此U-2机的入侵更是甚嚣尘上。

1963年3月28日、6月3日和9月25日台湾U-2机相继进入大西北,都巧妙地避开了我地空导弹的伏击。如何打击敌机的嚣张气焰,空军作战部门进行了详细分析,一致提出集中优势兵力,采用近战开机的战术,稳准狠地打击来犯之敌;并向军委报告,建议集中优势兵力在浙赣山区进行伏击。空军作战部门的歼敌方案很快得到了军委的批准。1963年国庆刚过,刘亚楼司令员在上海接到了军委领导的批复通知,连夜通知南空司令员聂凤智中将偕同副司令员蔡永少将在锦江饭店六楼领受任务,并限期组建集群指挥所,由蔡永兼司令,空五军韦祖珍兼政委,南空副参谋长周正勋兼参谋长,负责制订作战方案和实施指挥。

 阵地确定后,各部队按期到位,架通集群指挥所和各部队的通信线路,全部进入战斗状态后的第二天,11月1日早上7点04分,台湾北部淡水海面发现U-2正在爬高,向东北方向飞行。7时25分U-2位于温州东南250公里处,高度17000米,直奔大陆。又过了19分钟,情报站的标图板上显示,U-2已从温州湾入陆。飞行高度20500米。

 空军副司令员成钧、蔡永、周正勋等领导全都进入上饶集群指挥所,坐在指挥桌前注视着U-2的航迹。

驾驶U-2的飞行员名叫叶常棣。11月1日早晨4时接到命令,作好飞行准备后,于7时起飞,航向36度,爬高后自温州湾进入大陆。要求无线电静默,大陆的飞行高度保持21000米。

叶常棣驾着U-2从温州湾上空入侵后,便利用大陆的广播电台进行导航,还利用沿线大城市、机场、湖泊、作为航线的检查点。在两万米的高空平稳地往北飞行。

此刻,空军副司令员成钧同集群指挥所的领导成员正在为叶常棣的命运作精心安排。他们推测,U-2很可能在衢县东北侧北窜,离开导弹的阵地相当远,因此不动声色地准备打回头鸟。蔡永下达了“准备打回窜”的命令。也就是要求部队抓紧五、六个小时的战斗间隙,做细做好战斗准备。

8时正,U-2果然经龙游、汤溪之间北上,叶常棣驾机飞越武汉、郑州、沿陇海铁路直奔潼关。飞机刚过三门峡水库,因航图上标有导弹阵地,所以叶常棣非常注意座舱右侧报警板上黄灯和红灯是否有变化。台湾的电子专家曾告诉他,飞行中,黄灯亮时表示地面没有飞弹,只管放心大胆地向前飞,如果红灯亮了,那就说明地面有飞弹!如果那报警板的小荧光屏上出现了亮点,小扬声器里发出了的…的…的的响声,那就是说地面的飞弹发射来了!你要赶快将飞机压大坡度,向外侧机动飞行,这样便可以避开飞弹的打击。这就是美国人发明的“预警装置”,又叫“第12系统”,是专门用来侦听我导弹制导雷达工作频率的系统。叶常棣平安无事地飞过了潼关,看来航图上的导弹标志是扯淡!不过他还是谨小慎微地向北飞,密切注视着那警报装置。他终于飞越额济纳旗,到了酒泉,又从酒泉到达兰州……。一路上警报板上的红灯没亮,扬声器始终保持沉默。

    他又一次安全地达到了航线的终点——兰州,又一次平安地完成了对大西北原子弹基地的侦察照相任务。

    接着他就调转机头沿着陇海铁路线,开始向南飞行。他看看座舱里的时钟,正是上午11点,再有四个小时,就可以回到台湾了!

导弹二营营长岳振华从集群指挥所赶回营部,此时已经是中午12点,顾不上吃饭,先把作战任务进行传达,要求各岗位再抓紧时间温习演练了上百次的近战“协同”动作。

沿线的预警雷达一直锁定着叶常棣驾驶的U—2飞机。13时40分,U—2距上饶500公里,蔡永下令各营进入一等待命。52分,距上饶350公里时,又命令部队人员进入一等,兵器装备不卸伪装。为防止叶常棣发现制导雷达开机的信号,13时56分,蔡永命令各营不准开机检查导弹的回答信号。14时,三营目标指示雷达首先发现敌机,随后各营也相继发现目标。14时04分,下令各营卸除兵器的伪装,做好射击准备。11分,当敌机距上饶150公里时,蔡永正式向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二营主攻,制导雷达开机距离压缩到37公里内;其他各营作好开机佯动准备。

叶常棣完全陷入了“隐真示假、诱敌深入”的迷离扑朔的阵势之中。他突然发现了衢州和弋阳的雷达电磁信号,只得在衢州、弋阳导弹阵地之间徜徉,像“炒豆子”那样来回机动,但已不知不觉地进入到二营的导弹发射有效范围之内。二营制导雷达突然开机,迅速捕捉到目标,当进入一个比较理想的射击角度时,二营营长当机立断下达发射命令。三条金红色火龙随着他刀砍斧劈的手势,直冲云霄。

叶常棣看到了海岸线,望见了大海,正当他准备出海下滑的一瞬间,座舱右侧那块小板的红灯亮了,小小的荧光屏上,正面出现了一个亮点和一条窄窄的亮线,右边20度处又有一个亮点和亮线!他顿感有两个“飞弹”已经锁住了他的飞机,紧接着,耳机里响起了“的…的…的”的警号,声音响而局促!这时,他只觉头脑里轰地一下,飞机剧烈地发生了抖动。导弹碎片从机翼根部将飞机拦腰切断,叶常棣被弹射椅抛出机舱,晃晃悠悠地在空中飘落,最后定格在距飞机残骸约2公里的大树上,束手被擒。

指挥所一片欢腾,一场伏击战胜利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